快捷搜索:  as

“红脸村”变身红火村.nav { z

新华社沈阳9月17日电题:“红脸村”变身红火村

  新华社记者黄璐

  喝了20年酒的武广智今年把酒戒了。“前后院的日子都越过越红火,谁瞅着不眼红,哪还有心思闷头喝酒。”

  武广智是辽宁省本溪市南甸镇马城村人,马城村是水库移民村,以前却被叫“红脸村”。不管是响晴的中午还是干完活的傍晚,乡间路上经常能碰见喝得脸通红的人。

  “ 村民好喝酒,但那时候喝的是闷酒。”村主任孟宪余说,马城村1994年因观音阁水库建设动迁到此,交通闭塞,仅有一条七弯八拐的路通往村外;田地少,人均1亩3分地,大多还是“不打粮食”的山坡地。

  村里的老人说,马城村穷了这么多年,也难怪喝闷酒。

  今年5月,在中直单位工作的杨松涛来到马城村担任扶贫第一书记。下村第一天,杨松涛就和村两委、部分党员一起走访群众,他也察觉到了村子里喝闷酒的问题。“闷就是看不见发展,找不到希望。”更别提还有“软弱涣散村”“空壳村”“贫困村”三顶帽子压在头上。没有团结有力的村两委班子,没有集体经济,怎么能让这个电子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山村脱贫致富?

  杨松涛认准了一个理,既然群众中存在脱贫致富士气不足的问题,村两委就要先打个样。“摘掉‘软弱涣散村’的帽子!”

  7月初,马城村突遭暴雨,部分村民组出现山洪和泥石流灾情。杨松涛带领村两委班子和部分党员冒雨救灾,及时排除了村民的安全隐患。村民崔兆梅说:“没见过这样的村书记,大家伙都看在眼里,暖在心里。”

  打响了第一炮,马城村支部把党的建设紧紧抓在手上。每次支部学习的夜晚,村部灯火通明,党员认真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互相交流乡村振兴和脱贫致富的好点子。老党员武连威每次都还要准备发言草稿,分享心得体会。有了辩论交锋,有了欢声笑语。不见了以往喝酒红着脸的、打瞌睡的,有的党员刚下地回来,放下农具靠在窗边也听得有滋有味。

  7月,杨书记在县里开会带回来一个好消息,马城村头上3年多“软弱涣散村”的帽子,正式摘掉了。

  摘了一顶,杨松涛又开始琢磨“空壳村”“贫困村”的帽子怎么摘。前几届班子管理混乱,还出现过卖村部的闹剧,十年来村里一直都没什么收入。杨松涛和孟宪余连着往外跑了十几趟,去附近发展好的村子取经。中草药材种植项目,回本慢,村民不好接受;蔬菜大棚项目,马城田地土层薄,肥力差,生长起来不容易。老孟开玩笑地说:“这一个月没白跑,做了发展的排除法。”

  马城地处水库旁,空气湿润,通风条件好,适合木耳种植。杨松涛眼前一亮,马上召集全村党员和部分农民代表研究,到附近的马家沟木耳基地学习。最终木耳种植项目得到村民一致认可。

  点子有了,杨松涛又开始查询相关扶贫政策,为项目募集资金……,县移民管理局帮扶的三个种植大棚,一个晾晒大棚建设起来,以扶贫价格谈下来的约4万棒木耳菌棒也开始培育。

  夜晚,听到大棚里下雨似的洒水声,杨松涛长舒一口气。

  8月12日,第一批木耳收获了。采摘下来的秋木耳质量好,产量高,收获4000斤,获利20余万元。村会计刘红说:“十多年了,村里账上第一次有了收入。”

  木耳种植大棚,为村里提供了近30个就业岗位,村民农闲的时候打工不用出村。扔掉酒瓶子的武广智现在就在木耳大棚当技术员,每个月比以前多收入1500元。

  马城山水相依,风景如画, 几家冒尖户联合搞起了农家乐旅游项目,一个月营业额近7000元,吸引了一批想要加盟的农户……酒越喝越少,脱贫致富的热情和想法活泛起来。“红脸村”现在变成了红火村。

  水库旁,苍龙山下。太阳能发电项目的光伏板闪着光辉,投资185万元的硬化路面正在铺设,马城村的新变化正慢慢展现出来。“明年我们的绿色农业基地还将扩建,生态旅游的合作也在洽谈中,贫困村的帽子迟早要摘掉!”杨松涛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