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颐和园和天坛公园劳模迎新 劳动过节

《花仙子》这部动画片曾是80后的集体记忆,里面的“小蓓”不辞辛劳寻到“七色花”,也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而在北京的颐和园和天坛公园,也有两位“花仙子”,她们各用十年时间,用执着的工匠精神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七色花”。

王爽和张玺在北京公园系统小有名气,两位80后姑娘年纪轻轻便分别获得住建部劳动模范称号和首都劳动奖章,令人刮目相看。

两位劳模出身迥然不同,一位是全日制大学博士毕业,另一位最初只有中专学历。尤其是王爽,当初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颐和园只是她职场生涯的一个驿站,不用过多久就会远走高飞。不成想两位80后日复一日,就此一干十年。

后天就是新年小长假了,王爽和张玺照例安排了劳动迎新。于是,我们邀请本报读者将镜头对准她们,把今年本报新视觉专版最后一期篇幅留给新年假期里仍将在岗敬业的她们。

与外国元首谈笑风生 中专毕业又何妨

张玺25岁那年就拿到了“首都劳动奖章”,创了北京公园系统纪录;30岁时已经是天坛公园游客服务中心讲解团队的“主心骨”,并开始带队伍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张玺的中专起点学历反而成了她的符号。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学历不高并不妨碍她接待多国元首,并给他们把晦涩的古建背景、文化意义用英语讲得明明白白。

在钻研业务上,张玺把北京姑娘的“拧劲儿”都用上了。毕业1个月就可以独立带团讲解;苦学英语三个月,便可接待国外团令人称奇。

虽说张玺看上去每天就是陪游客逛公园,但无论三伏天还是数九天,都得从祈年殿走到圜丘,还得边走边讲1小时,一天几圈,没个好身体真吃不消。张玺的步数长期霸占微信朋友圈的运动封面就是例证。

虽然每次给游客讲解的内容大致相同,但每个旅游团问的又都五花八门,其中不乏有些“高人”抛来的专业问题。为了不露怯,张玺不断给自己充电。

就连游客服务中心的老大姐都说,“以我们张玺的水平,完全可以跳槽换份更高薪的工作”。不过张玺对此总是报以一笑。

从一名讲解员成长为讲解培训负责人,她对天坛公园早就从归属感变成为使命感;桌子上放着的竖版古籍、翻旧的笔记本,还有不断调整丰富的解说词,就是最好的证明。

与虫虫卵卵天天见 这位女博士不怕虫

王爽最初入职颐和园的时候也是个传奇——博士毕业,而且去了园林队。

一般在女孩子的记忆里,少不了被男孩子拿毛毛虫吓唬的童年经历。长大后,王爽的工作偏偏是天天跟虫打交道。打着打着,这位80后女博士成了全国住房城乡建设系统的部级劳模。

王爽在颐和园做最基层的虫情测报员工作之始,就被投以“异样”眼光。“这姑娘肯定干不长,博士毕业挣咱们这点儿钱?估计解决户口就颠儿了”……在最开始,连颐和园也没对她报以太多信心。不过很快,王爽就用积极的工作态度和丰硕成果打碎一切“有色眼镜”。

别人都能在节日里偷闲,而她的工作从没有淡季,无论春夏秋冬,为了及时发现和防治古树上的有害生物,王爽和同事都要大早上赶在保洁人员清扫之前,按照公园普查路线巡视,寻找“害虫”在地面上遗留的排泄物和分泌物,观测黑光灯及诱捕器的监测情况。这不,新年期间,王爽也不能得闲,一方面马上腊梅展要开了,大冬天也得做好生物防控工作,另一方面,得赶在开春前降低越冬病虫基数,以便为来年的病虫害防治起到事半功倍效果。

王爽得空就会去图书馆搜集资料;书本上没有的,就缠着园里的老师傅传经验,一晃十年,王爽现在已积累了350余种病虫害和天敌昆虫的监测数据,颐和园还专门给她成立了劳模创新工作室。

此外,她还与同事共同将工作笔记集结成66万字的生物防治专着,被业内称为“最实用的工具书”。

王爽并没意识到自己的作为就是人家说的“工匠精神”,她只是努力地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自己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荣誉傍身。谈到坚守十年的原因,王爽只是觉得自己很喜欢颐和园的文化底蕴、优美环境以及远离社会浮躁风气的工作氛围。

“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两位80后公园“花仙子”在平凡工作中已经先行实践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