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就是它了!

原标题: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就是它了!

打出一条主线:基于性别的另一种阐释

文丨圆首的秘书

编丨往事如烟

昨天晚上看完《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以后兴奋得不行,心想明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基本上有着落了。除非再冒出一匹巨大黑马,否则基本上是没有悬念了。

当然,惨痛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这种大话也不要随便乱说——鉴于无敌破坏王系列第一部就是在2012年被一匹黑马踩踏后按在地上摩擦了(片子里还特意反黑了一把,有兴趣的可以找找),所以明年到底什么情况,还是要等等看,等等看……

虽然如此,还是要说,《无2》(自创脑残简称)真的厉害。这里所谓“厉害”,不仅是脑洞大开,想象力爆炸,不只是里面有各种让迪士尼粉丝心满意足的小浪梗(毕竟笔者本人也不是迪士尼铁粉,不敢说自己看出了多少“东西”)。

最最主要的是,《无敌破坏王2》和现实发生了十分紧密的连接,从而让电影产生了一种仅在当下才能产生的新表达。这种表达虽然很新,但并不激进;它让人感觉经过了沉淀,既能提出足够尖锐的问题,又不至于一刀抡过去伤及无辜,处于一种“温文尔雅的有态度”的状态(跟“动画”这种特定的媒介也有关系,但更多地是创作者的表达问题)。一句话,这种观照现实、将现实迅速转化、提炼成精美自洽的、散发着艺术气息的工业产品能力,实在让人全方位多角度地佩服。

实际上,像《无2》这样一部每一秒钟都尽心谋划的电影,是不可能单靠一个人的力量完成的,别的不说,至少得有一整个像样的编剧团队才能把现有的全部意图巧妙缝合在一起:这里面得有人懂迪士尼,有人懂游戏,有人懂好莱坞历史,……这不仅仅是个“工匠精神”的问题,也是极完善分工和极高工业水准的体现,而在其他国家,如此精细化的分工无疑还是一件令人兴叹的事情。正是从这个角度上,你很难想象今年有一部动画会比《无2》更强。要是这都拿不了奥斯卡最佳动画,小金人还对得起列祖列宗吗?(不经意间又立了一遍flag)

关于片子里到底有多少梗,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大家先看电影,然后去豆瓣影评一搜就行,没啥技术含量。《无2》不仅让人眼花缭乱(视觉信息爆炸),也让人脑花缭乱(文本信息爆炸),有些段落看似没什么,但细想起来,真的会吓人一跳。你可以从各个角度去解读它,甚至从最不可能的角度。比如笔者就说,《无2》其实跟科技毛关系都没有,它本质上是一部女性题材的电影。这里就举一个例子。举例子免不了要剧透,但剧透似乎并不太影响观感,所以笔者就大胆地透了——

片子里有一个段落,是主角小女孩云妮洛普(以下简称云妹)从一个狂暴的赛车游戏场景出来之后,进入了迪士尼乐园,见到了一票公主,这些公主都是曾经出现在迪士尼动画中的角色,一只手恐怕都数不过来。在这里,我们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但不太容易被发现的空间设定:所有公主无一例外地呆在一个密闭的房子里等候召唤。公主们问,您老人家是谁,云妹尴尬了,灵机一动说我也是公主。公主们答,就你这样儿也是公主?你穿的什么鬼?

迪士尼创造出如此之多的公主形象并不奇怪;但有趣的是,这些公主的穿着打扮、举止言谈大同小异,放在一起往往很难分清谁都是谁。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公主,为什么都差不多呢?她们到底是谁创造出来的呢?为什么几十年过去,公主还是那个公主呢?直到后来,所有公主都换上了云妹款式的“shirt”——这是公主们有生(史)以来第一次穿“shirt”——我们才明白,这些公主的集体现身并不是毫无来由的,她们的换装也不是单纯为了搞笑的,因为创作者实际上是借云妹的出现将公主们从固有形象中“解放”出来了呀!

这时我们再想一想好莱坞 #MeToo 运动,就能明白好莱坞电影中,女性形象一直以来是如何被男性建构起来,如何呈现出同质化的面貌,以及《无2》是如何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加以反思的。要知道,这可是一部迪士尼电影,如此表示相当于迪士尼在自黑(我们的公主都一个样哦,看一个就够啦!),更别说公主们还把自己故事里的种种套路全都抖搂了一遍……艺术上的自我解构和观念上的自我剖析,体现出的迪士尼无比强大的自信——至少它相信自己绝不会被以前所束缚住。当然,这也不是说迪士尼从今往后就不会在创造公主故事了,而是说,它的创作团队不会把公主这一身份架空,放在一个全然虚构的文学真空里,对现实世界完全不负责任、视而不见。

如果说这一个场景还不足以说明他们的想法,那么我们可以从前后另外两个场景里看到《无2》团队编织的一整条暗线:第一个场景,也就是云妹进入互联网之后最开始前往的那个井盖儿里蹦出鲨鱼的赛车游戏,里面有一个游戏女主叫闪姐。在这里,云妹一直在强调自己对闪姐性格的偏爱,以及闪姐所在的这个游戏的“自由”。注意,游戏所呈现的开放空间与公主们那个封闭空间形成鲜明对比,闪姐的性格形象也与公主们大相径庭。有趣的是,云妹正是通过公主们给出的办法(“凝视深渊”)最终又回到了闪姐的游戏里,得到了自由(尽管并非无限的),如此设定,意味可以说是不言而喻的。

而在结尾处,无敌破坏王自由落体下降之时,公主们前来救援——她们明明有各种各样的办法可以救他(比如故意展示出来的魔毯),可她们偏偏编织出一件公主服,并让他在落入衣服之后软着陆。无敌破坏王醒来之后,第一反应是“你们都是个谁”,第二反应就是“我穿了个啥,好紧啊”——也就是说,一个男性无意中说出了女性身上的枷锁——然后把衣服撕开了。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创作团队实际是从男性视角表明了女性解放的观念,而当我们再回顾一下片中所有男性形象(至少是男性声音):破坏王,双头蠕虫,弹窗小哥,……就会发现《无2》内部隐含的真正创作动机。

以上这些,只是《无2》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侧面,可以说创作团队完全无意把这个主题推向前台。真正处在前台位置的,仍然是迪士尼一直以来的拿手好戏,什么友情啊,老梗植入啊,等等。关于这部影片如何用形象化(其中又得分为真人形象通过网络数码化和数码形象通过影像呈现真人化,而且还涉及到动画中的人本身也不是“真人”)的方式呈现了互联网商业运作、游戏亚文化;如何在两个时代之间架起一座桥梁,让对过去的留恋和对未来的憧憬并存;如何呈现了互联网愈演愈烈的语言暴力,进一步将个体的性格缺陷与互联网问题进行等价;如何融入了歌舞片、怪兽片等好莱坞经典类型,在新的语境下创造新的含义……我们还都完全没有涉及。

想一想片中创造的“无敌金刚王”形象具有多少重含义:网络病毒、性格缺陷、经典好莱坞怪兽、男性荷尔蒙意淫……夸张一点说,《无2》对于这个世界的观察、思考、整合和呈现,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超过了2018年绝大多数真人电影。这样的电影不拿

算了算了,已经立三遍flag了。

-FI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