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松江 | 在松江,一碗白米饭,配什么最好吃

原标题:松江 | 在松江,一碗白米饭,配什么最好吃

在松江,一碗白米饭,你懂一碗白米饭的艺术吗?随着一锅米饭“成熟”,隐隐闻到一股米饭特有的清香,掀开电饭煲的一刻,将颗颗饱满的米饭盛入碗中,满满的幸福。锅面的一层较之下层,必然失了些许水分,但胜在口感独特。下层则松软了许多,晶莹剔透,带着软糯。

喝茶的会有“回甘”,米饭也有。一碗好的白米饭在口中反复咀嚼,是有甜味的,生物老师叫它麦芽糖。作为松江人,自然是要首推松江大米的。松江大米9月下旬即将开镰,值得期待。

近年“松江大米”成功获得国家地理保护标志,成为沪上此项唯一的大米类品牌。为培育与推广优质品牌,2015年松江区将家庭农场生产的优质水稻统一打出“松江大米”品牌。

2017上海地产优质大米评选结果在西郊国际农产品展示直销中心新鲜出炉。根据投票结果,松江区水产良种场三泖牌“松香粳1018”获得金奖,上海松林工贸有限公司松江大米“松香粳1018”获得银奖。

得益于黄浦江源头水资源的滋养,松江生产的大米具有米粒饱满、清香、大小均匀、晶莹透明,米饭柔软有弹性,食味清淡略甜等特点。用这种大米煮出来的米饭,冷了也不会变硬。米饭党们请不要错过。

那么,问题来了,

在松江,一碗白米饭,

配什么最好吃呢?

开胃大餐——松林猪肉

最传统的也是百吃不厌的。天底下还有比红烧肉更配一碗白米饭的吗?肉要选好肉,辟如松江的松林猪肉。小伙伴口中有着“大理石花纹”的松江本土猪肉,切开跟雪花一样,烧起来更是“一家烧肉,满楼飘香”。

在生产方面,松林采取了“公司+农户”模式,与分散在浦南三镇的家庭农场主合作,由家庭农场主代养,松林则提供饲料和技术服务。低密度饲养和精心打造的小气候,人性化的养殖方式使得生猪健康、快乐、活泼。小松无法判定猪它开不开心,但吃进松林猪肉的小松是开心的。

要说配米饭,清炖煲汤自是比不上一锅炖得透透的红烧肉的。揭开锅,咕噜咕噜炖肉,最好还放些冰糖,小火慢炖,大火收汁。盛入碗中,味道得是甜香的酱油味,肉得要肥而不腻,要入口即化,要吃完嘴巴都能粘起来!把这样的肉夹在冒尖的米饭上,会吃的也可以把饭扣在红烧肉汤里,可得好好拌一拌,才不会辜负每一粒大米与肉汁。

米之伙伴——稻田里的鸭

松江的“鸭稻米”听说过吗?松江米的守护者居然是群鸭子,这可真是能让人大吃“一斤”。鸭稻米指的就是运用稻鸭共作的有机生长模式。

要说这配米饭的鸭子,小松自是双手双脚投给酱鸭!肉皮深褐,肉质枣红,肉嫩不柴。挑着那最好的鸭脯,没骨头,一口咬下去,又甜又咸。

除此,早年间松江人还有腌咸蛋和皮蛋(松花蛋)的习惯。可当真是把一只鸭发挥到了极致。敲破一端空头,用筷子一戳,吱——红油就出来了。筷头戳进去,挖出来,刮在冒着白气儿的热米饭上,这滋味!当然一顿饭如有一只皮蛋下饭,也可算是小小的享受。说老辰光,吃到最后通常将醮皮蛋的酱油拌在饭中,当时品尝到的鲜美,使许多中老年人在数十年后仍津津乐道。

王者归来——浦江蟹

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每到十月,便是松江人自己的蟹——浦江蟹的捕捞季。一场膏满黄肥的美味“蟹”逅,让人怦然心动。

刚蒸好的蟹,剥开壳,露出黄澄澄澄澄的蟹黄,用筷子刮不干净的话,也可以上勺子,配上一点醋。奢侈地盖在饭上,或者花点力气与米饭拌匀,岂“喷香”二字了得!

提及蟹黄配饭,不得不提美食家蔡澜也曾为它倾倒。

蔡澜说,单单是吃(蟹)膏的话,不如去吃“秃黄油”。秃黄油这道菜出自苏州,“秃”即“忒”,纯粹的意思。取纯粹的雌蟹黄,和雄蟹的白膏,再用肥猪油来爆香。秃黄油要粘,也要腻,其他菜都怕肥腻,唯有秃黄油非又肥又腻不可。用来送饭,天下美味,亏得中国人才想得出。

当然,当你们完成这道菜的时候,小松可能已经干掉了两碗米饭。

泡饭搭档——酱落苏

要是米饭凉了,还有凉的吃法!茶淘饭配酱落苏,独属于松江人的夏日小菜!虽然夏日已经过去,但酱落苏的美味依然齿颊留香,与泡饭堪称绝配。

小茄子是松江特产,称为“小落苏”,因食之有兰花清香,又名“兰花茄”。小茄子是一种袖珍品种茄子,供腌制或酱制后食用。

施蛰存《云间语小录》称“松人所嗜,乃落苏之初成实者,长不过一二寸,渍以盐,贮瓦钵中,闺人用手频频揉挼之,使软,使盐味透入,用石压之,三五日后,便可供食,是谓捏落苏。夏日晚餐,人家多食炒饭,泡以茶,曰茶淘饭,佐以捏落苏一碟,虽中人之家亦然,民风俭也。”大意就是,酱落苏乃是泡饭的好朋友。

那么在你心中,

一碗白米饭,

配什么最好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